产品中心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长沙宠物殡葬火化机构宠温暖
联系人:向先生
客服电话:15874873881
客服QQ:1687761687
邮箱:angrybug@qq.com
地址:长沙宠物殡葬服务中心
从38万宠物克隆,看“它经济”不容忽视的消费新势力
从38万宠物克隆,看“它经济”不容忽视的消费新势力
2019-04-26

“它经济”又叫宠物经济,就是围绕着宠物产生的一系列生产、销售和服务等商业活动。现在“它经济”把眼光又瞄准了“宠物克隆”。


现在很多人的生活里因为有宠物的陪伴,而变得更加欢乐。据数据统计,如今我国每13个人中就有一个人养宠物,宠物产业欣欣向荣。随着宠物在我们生活中占据着越来越重要的地位,宠主们为宠物也越来越舍得花钱,“克隆宠物”成为年轻人时尚,是近年在中国冒起的新产业。



38万宠物克隆让逝去爱宠“回归”


从母体取下的细胞停止衰老;狗的某个基因可以被人为编辑或去除;死去的宠物可以重生;两条外表和遗传基因完全一致的狗在一起嬉闹……


这并不是某部反乌托邦小说里的情节,它们真实发生的。


“小果汁”应该是世界上最贵的串串(杂交狗),它的毛色并不单一,浅褐色中夹着白色,毛也不算十分浓密。不过它很讨喜,乌溜溜的眼睛很机灵,可以乖乖地被主人何军抱在腿上,还不时舔主人手指。


“小果汁”是何军花了38万元请希诺谷公司克隆的狗,现在五个月大。“小果汁”的原型是“果汁”,大约9岁,是何军多年前收养的流浪狗。


两只狗除了体积大小有别之外,其他方面几乎一模一样。它们同样不喜欢亲近其他狗只,包括彼此。把它们放一起时,不能喊它们的名字,因为它们分不清主人是在叫自己还是在叫另一只名字也带“果汁”的狗。



据了解,目前国内能够为个人提供宠物克隆服务的机构屈指可数,并且费用不菲,大多在30万-60万之间。这些机构同时也提供基因存储服务,可以在宠物活着的时候,先去做一个手术,在全麻的状态下,采集一些皮肤样本,再由专业机构在克隆实验室进行体细胞分离、培养、冻存。最后,这些存储的体细胞就相当于为爱宠保留“生命的种子”,在需要的时候,随时可以进行克隆。在天津某机构,这项服务的收费标准为:首存期三年, 存储服务费用18000元/三年/只。


图片来源于某宠物克隆机构官网截图


宠物克隆这门生意


不养猫狗的人可能很难理解这项业务的存在,但对养宠物的人而言,宠物已经成为了家人。让宠物再一次回到自己身边,是很多痛失爱宠的主人的愿望。


 

而克隆宠物,做的就是这些人的生意。



取一只原宠物的体细胞,提取出细胞核,将这个细胞核置入另一个已经去核的卵细胞中,通过电击促进细胞分类,形成胚胎,然后将胚胎移入代孕的子宫中。



如无意外,几十天后,一只克隆宠物就诞生了。


取细胞的过程也很简单,只需要在小宠物身上划一个小口子,轻微到不需要任何包扎,不会对宠物造成任何伤害。


 

甚至连已经死亡的宠物,只要及时将尸体用湿毛巾包裹并放进冰箱低温冷藏,也可以取出细胞进行克隆。


随着宠物在我们生活中占据着越来越重要的地位,以致于越来越多铲屎官会生出这种通过克隆永远把宠物留在身边的想法。



业者对克隆宠物市场前景表示乐观


据了解,北京希诺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对何军的宠物“果汁”克隆的步骤是:从“果汁”的后肢取直径三毫米的皮肤组织,通过组织建系获取完整有活性的体细胞,再把体细胞融于去核的犬卵母细胞,构建克隆胚胎,最后把克隆胚胎移植入代孕的母犬体内。为“小果汁”代孕的是一只实验专用的比格犬。


北京希诺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赵建平介绍,公司自去年5月第一只面向消费市场的克隆犬诞生以来,已接了20多单克隆犬的要求,其中超过半数已交付,所有订单基本成功。


希诺谷成立于2012年,在2014年和去年完成了两轮融资,前几年主要是科技研发,去年开始推出商业化克隆宠物的服务,进入科技成果转换的阶段。


赵建平对克隆宠物市场的前景乐观。根据胡润《中国高净值人群消费需求白皮书》,资产过千万的养犬家庭预计超过30万户。希诺谷预计,如果当中1%的家庭有克隆宠物的需求,克隆宠物市场每年就有3000只。以每只38万元计算,总市场额为11.4亿元。赵建平说:“我们公司的目标是经过两三年提升生产能力,争取每年克隆三五百只。”




宠物克隆客户以年轻女性居多


前面提到的何军是动物训练师,观察宠物市场多年来不同阶段的发展。他介绍,中国的宠物市场从2000年前后第一场狗展开始形成,起初主要是狗只买卖、活体交易,接着围绕狗只的医疗服务开始出现,再往后发展是洗澡、美容等宠物店消费的兴起。


他说:“现在人们开始关注狗只的行为问题,也因为人们流动性强而有宠物寄养需求。以后老狗越来越多,宠物殡葬市场会越来越大。”


希诺谷的基因生意瞄准的是不舍得宠物死亡的主人。赵建平说,客户以年轻女性居多,她们把精神寄托在宠物上,把狗看成是家庭的一员而不只是传统意义的看家护院的畜生,因此当宠物出意外或老死时,她们会愿意克隆宠物。


狗主可趁宠物健在时把它的细胞保存在希诺谷公司,供日后用以克隆。如果狗主在宠物死后才决定克隆,只要尸体被冷藏保存在摄氏四度以下,一周内取出的细胞仍可用来克隆出活蹦乱跳的新狗。希诺谷克隆的案例大多是刚死亡的宠物。



克隆宠物引发的伦理思考


以克隆的方式让死去的宠物“再生”,目前还是超前于社会的主流观念。有网民批评这违反万物生死的自然规律,有舆论认为迫使母狗代孕有违动物权益,也有舆论认为把资源放在关爱和领养流浪狗比克隆狗更有意义。


赵建平回应说:“任何颠覆性高新技术的出现都伴随着争议,比如30年前的试管婴儿。但是随着技术的进步,真正进入到大众的生活,大家也都能接受。”


他透露至今为止,客户接收克隆犬后都反馈非常满意,会分享她们与新狗互动时的新发现或乐趣。“狗主的喜悦,是我们团队努力的动力。”


对于代孕母狗的照顾,他表示只会在母狗发情的时候受孕,一年最多两次。他也指出,北京市实验动物管理办公室有一套完整的管理制度,比如饲养面积和通风温度,“我们都是严格按照标准执行,这是对实验动物的合理保障。”


他说:“一切法律明确禁止的,我们肯定不做,例如克隆人。”


中国目前没有法律明文禁止克隆动物。多莉羊1996年在英国诞生,克隆犬于2005年出现在韩国,之后美国企业开始提供克隆犬服务。美国女星芭芭拉·史翠珊去年撰文描述克隆爱犬的心路历程。她写道:“陪了我14年,亲爱的萨曼塔走了,我万分崩溃,好想用某种方式把她留下。”



版权所有:Copyright(C) 2005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cache
Processed in 0.00720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