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中心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长沙宠物殡葬火化机构宠温暖
联系人:向先生
客服电话:15874873881
客服QQ:1687761687
邮箱:angrybug@qq.com
地址:长沙宠物殡葬服务中心
宠物训练书籍:狗狗心事,教你成为狗的领导者,狗狗才听话
宠物训练书籍:狗狗心事,教你成为狗的领导者,狗狗才听话
2019-04-17

image.


提醒

首先,我要特别强调一下,我的方法并不能消除任何一只狗身上的攻击倾向。同时,某些犬类是出于特殊目的例如追捕犯人而驯养的,我的方法也绝对没法改变它们潜藏的野性。我所能做的是帮助大家更好地管理狗狗,以使它们的攻击本能绝对不会被唤起。当你和书中描述的问题狗狗在一起时,请务必注意严加训练。


001前言

001第!章本能的默契和无声的语言早已消失

001第2音欢迎来到狗狗的世界

009第3音会听,乐学

019第。章如果保持冷静,就没什么可担心的

027第章进一步考验:让狗狗完全按我的要求去做

039第6音“阿米齐”关系模式的基础:团队中的角色分配

047第7音分别的时刻:如何根除狗狗的“分离焦虑症”

067第8音恶行恶意:如何处理狗狗的攻击行为

075第9音见谁咬谁:如何制止狗狗的咬人行为

081第10章忠诚的保镖:如何缓解狗狗的过度保护意识

093第1山青跳个不停:如何调教喜欢猛扑的狗狗

101第12音不听话:如何召唤喜欢挣脱狗链的狗狗

107第13音狗咬狗的战斗:如何让狗狗和平相处



人类经常在自己的历史中故意制造一些谜团,比如,我们和狗狗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和地球上千千万万爱狗者一样,我总觉得人类和狗狗之间有某种特殊的感情联结。狗狗活泼好动的个性、深知主人心的智慧和可爱的外形固然深深吸引我们,但除此之外,我坚信,还有一条“说不清道不明”却由来已久的纽带把这两种生物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在我这大半辈子中,这种感觉与其说是本能,不如说是信仰。

如今,有关人类与狗狗关系的讨论已经超越了感性世界,科学家们对这个话题也越来越感兴趣。很多科学实验的结果证明,狗狗不仅是人类最亲密的伙伴,也是人类最早结下友谊的动物朋友。最近我读到的一篇文章说,根据最新的研究数据,人类与狗狗的“纠葛”最远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0万年。那时,在非洲和中东大陆上出现了尼安特人种,也就是现代人(homo-sapien)的祖先。正是这个时候,一部分驯化的狼作为家畜狗的祖先,也开始进化。毫无疑问,两个物种的同步进化是有关系的。人类在产生了定居想法后,自然而然地要驯服一批动物作为家畜。虽然牛、猪、羊也很快成为人类定居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但只有狗最早也最成功地诠释了人类社会的家庭外延角色。

有确凿的证据表明,我们的祖先曾经将狗当成他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其中,我见过的最令人感动的是在以色列北部伊恩玛拉

的那图夫古城考古中的发现。在那片炎热的、荒无人烟的地方,考古学家在一个年轻人的骸骨左边发现了一具年龄相仿的狗的骸骨,他们被葬于12000年前——那个人希望死后还能与爱犬继续相伴。回溯到公元前8500年,类似的情况在美国伊利诺伊的克斯特也出现过。

秘鲁和巴拉圭的社会学家所进行的科研工作也揭示了人与狗之间独特的亲密关系。在这两个国家,一个普遍存在的传统是,如果有只小狗被遗弃,就会交由一位女子抚养,直到它能独立生活。谁也不知道这个传统是从何时开始的,但人与狗之间的亲密关系由此可见一斑。

我确信还有更多此类的发现以及令人大开眼界的独到见解。仅以现有的证据,我们已经不会对人与狗之间强大的心灵感应感到吃惊,两个物种间的诸多相似之处使他们成为天然的搭档。

大量的研究成果表明,古代的狼和石器时代的人类拥有共同的捕猎本能以及社会结构。简言之,人和狼都是掠食者,喜欢群居并有清晰的社会结构。而他们最大的共同之处,是他们与生俱来的自私。一只狗在任何情况下的反应就好像人的反应——“对我有什么好处?”从这个例子很容易发现这两个物种之间的关系是建立在共同利益的基础上的。

狐疑渐去、信任日增后,狼融入到了人的生活环境中。狼学会了复杂的捕猎技巧,熟悉了各种工具如陷阱、石箭。夜晚,狼可以睡在人点的篝火旁,以人吃剩的或不要的食物为食。自然而然地,狗的驯化过程开始了。

将狼带进自己的生活后,人本能地将自己的地位置于狼之上。

在山顶洞人早期,狗发达的嗅觉对人类有很大的帮助。山顶洞人的后代进一步发现,将训练过的狗用于狩猎,可以弥补自己在嗅觉和

运动能力等方面的不足。狗变成了狩猎中不可缺少的一分子,它们可以帮助人类追赶、围捕猎物,还可以杀死猎物。除此之外,人类还可以和狗做伴,让狗在营地周围保护自己。

这两个物种彼此非常了解。人和狗都明白,只有种群存活,个体才能生存。群体中的每个成员都有自己的角色,承担相应的责任。人类负责收集柴火、采集浆果、建造和修缮房屋以及烹煮食物等,而狗的主要职责则是跟随猎手们出去,充当他们的眼睛和耳朵。回到营地,狗的角色则是营地的第一道防线,负责赶走袭击者,并向人类发出警报。在这个阶段,人与狗的相互融合达到了顶峰。但几个世纪后,这种关系纽带遭到了破坏。

人与狗朝着不同的轨迹发展。自从人类成为地球上的主宰后,他们就按照自己意愿重塑狗和其他动物。通过有目的的选种和训练,人类提高并强化了它们的技能。早在公元前7000年,在美索不达米亚的肥沃地带,人类就开始对阿拉伯沙漠狼的捕猎技能进行培养。阿拉伯沙漠狼比它的北方亲戚更轻巧、行动更迅速,慢慢地,这种狼在沙漠的严酷环境下进化成为能够追击并捕获猎物的猎狗。更重要的是,它的捕猎行为是在人类的指挥下完成的。这种狗现在被称为萨卢基犬、波斯灵犬或瞪羚猎犬,其外形到今天都没有发生明显变化,被认为是人类培育最早的纯种狗。还不止这些,在古埃及,法老猎犬就是为狩猎而培育的。在俄罗斯,俄国狼犬(波尔瑞)是用来猎熊的。在波利尼西亚和一些中美洲部落,有些狗则是专门养来吃的。

这种驯化持续了很长历史,也证明了狗狗对人类的忠诚,它们心甘情愿地被人类打上各种“标签”。比如在英格兰,贵族庄园主中流行的狩猎文化催生了一种有特定用途的犬种。19世纪的英国庄园里,一个典型的狩猎犬种群应包括有负责轰起猎物的斯伯林格斯班

尼犬,可以将整片狩猎区内的猎物赶起来;指示犬或蹲伏犬,可以确定鸟儿的位置;搜寻犬,可以将被杀死或已受伤的猎物搜捡回来交给猎人。

而在其他方面,对狗的培育也是为了维持人与狗之间愈加紧密的关系。没有什么比训练导盲犬能成为更好的佐证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即将结束之际,在德国波兹坦的一家大型乡村康复医院里,一位医生在巡视受伤的退伍士兵过程中偶然发现,有一些失明的伤病员要走向楼梯时,他们的德国牧羊犬会阻挡其继续向前走。医生发现正是狗狗帮助伤病员躲开了危险。于是他开始以此为明确目的来训练自己的狗,利用它们的放牧本领来帮助那些看不见的人。导盲犬种也由此被培育出来。这是对我们这两个物种之间紧密关系的最直接的回归——狗为失去感官能力的人提供帮助。但很不幸,这种彼此合作的例子在现代世界中已经屈指可数了。

而在更近的一些年来,人与狗之间的关系已经完全改变了。我所接收到的信息通常是人类对狗狗的伤害。在残酷环境中共存的曾经的搭档,如今却成为了我们的附属品。那种所谓的“进化”极好地证明了这一点。有目的的培育工作最早可能是从喜马拉雅山区中的佛教寺院中开始的。在那里的僧侣们很难养活西藏狮子犬,因此藏犬就越养越小。僧侣们把狗当作“暖水袋”,教它们学会跳到人类的膝盖上,掩在自己的长袍下以抵御严寒。

到了查理二世时,这种风俗传到了英格兰,英格兰的小横犬即是人们将蹲伏犬的身形改善得越来越小、最后进化得到的。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小猎犬逐渐成为它们有钱的主人娇生惯养的小宠物并与来自东方的小型狗杂交。现在我们仍可以从查理王横犬与众不同的平板脸型上看到这个“进化”过程的痕迹。在我看来,这是人狗关系历史上的关键时期。这种关系对于狗本身来说没有什么改变,

但对于作为人类曾经的搭档来说则是全新的了。犬类已经结束了其作为人类工作上的帮手的使命,转而仅仅成为了玩物。从这里我们也可以预见未来会发生什么。

如今,曾经让人和狗都受益匪浅的那种古老关系已灰飞烟灭。

人们会想到猎犬、警犬、放牧犬以及引导犬等工作犬,但这些犬种只是“例外”。我们的社会文化中并没有给狗留有真正的一席之地。曾经的古老联盟已被人类抛之脑后。对曾经熟悉的伙伴我们带着俯视的姿态,那种存在于两个物种之间本能的默契早已失去了。当然,这种彼此互通的关系被破坏也不难理解:古代形成的小团体已逐渐被一个庞大的同质社会——地球村——所替代。住在大城市的人们老死不相往来,我们不认识也不了解周围的人。对同类都这么缺乏了解,对狗狗的需求更是熟视无睹。当我们在人类社会中逐渐学会去面对必须要面对的事情时,主观地认定狗狗也是如此。实际并非如此。如今人们对狗的角色定位,与狗对其自身地位的认知是完全背道而驰的。我们希望犬类这个种群接受并遵守我们制定的行为标准,按我们为其制定的规则去生活,但是我们却从未将这套规则强加到其他动物身上,比如说羊、奶牛。即使是猫,也允许它们抓我们。对狗,我们却训诫道:不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具有讽刺意味——但在我看来却是十分可悲——的是,这个星球上的150余万物种中,只有人类有幸可以拥有智慧并用来赞颂美好的事物,却没有对狗表达应有的尊重。结果就是,曾经存在于人类和人类曾经最好的朋友之间异乎寻常的理解力退化了,却极少有人对人狗之间越来越多的问题产生质疑。

当然,也有很多人和他们的狗狗一起生活得非常快乐。古老而亲密的关系依然隐藏在我们内心深处。没有其他动物能唤起我们与狗同样的情感,或能形成带有如此强烈情感的关系。事实上,现在

人能与狗和谐相处,靠的更多的是自己的摸索,而不是既有的知识。

我们与狗狗之间本能的默契和无声的语言早已消失了。

在过去的10年中,我一直试图弥合这种理解上的隔阂,重建人与狗之间的关系纽带。我对于这种已缺失的沟通手段的探寻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虽然时常令人沮丧,但最终,它必将是我的人生中最值得经历、最令人激动的一段旅程。




版权所有:Copyright(C) 2005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cache
Processed in 0.005002 Second.